静心阁99876 静心阁 > 静心阁99876 >

杭州人的2018健身大数据:10%杭州健身者决定后深

发布时间:2019-03-06

  这是一个全民熬夜的时代,城市的夜,正变得越来越长。24小时餐厅、24小时便利店、24小时书店……从三四年前开始,杭州浮现了24小时营业的健身房。

  来自塔吉克斯坦的秦飞虎跟来自俄罗斯的好友在器械区做完力量练习,又走进了操房在瑜伽垫上跟着手机教程练起来。秦飞虎是浙大国际商务专业的硕士生,他的挚友则是浙大操纵学院的博士生。吸引他们深夜前来的起因,很简单,“这里24小时开放,到了深夜健身房里就不什么人了,练起来最爽。”

  最近,乐刻运动发布了一份杭城健身大数据。去年一年,杭州总共有近6万人次筛选在深夜0点~4点去健身。这其中,有25814人次在午夜0点走进健身房;凌晨1点,打卡的还有1万多人次。

  练腿的姑娘小青,上个月刚从金融行业辞职,当初是找工作的空档期。“时间自在,才开始健身未几。”深夜的健身房,她都是和男友一起来的,“他说晚上用来练力量比较好,所以咱们都选择晚上来练。”

  白天被工作占据,下班后的自由时光,有人取舍抱着手机刷到深夜,有人却必须用活动犒劳本人。

  “健身四五年了,因为白天要工作,就只能晚上来,每天都要来,少练一天浑身好受。”厉江涛的美容店个别晚上9点打烊,收拾完就10点多了,能健身的时间,也就是晚上,“晚的时候凌晨12点多到健身房,练到一两点。但哪怕再晚也要来,不然回到家里一坐下,就很有愧疚感。”

  晚上放不下健身

  “租住在城西,工作在滨江,天天5点左右就得起床上班。有一天夜里怎么睡都睡不踏实,对自己的工作和未来都有些着急,翻来覆去睡不着,絮叨3点多就起床去了健身房跑跑步。到了店里果然冷冷清清,相当于是我一个人的健身房,可能完全放空自己……跑完之后,在路边吃了早饭去上班。”在Jane看来,深夜的健身是一种开释,“当初有时还会有迷茫,但不会像那天那么焦虑了。”

  2个姑娘,1个在跑步机上慢跑,另一个在器械区练腿。

  28岁的Jane是一名医师。Jane的上一份工作三天一个夜班,压力很大,一年下来人不知鬼不觉胖了十多斤。去年8月辞职来了杭州,想给自己新的开始,就开端健身。

  25岁的厉江涛就是典型的一个。厉江涛在杭州开了一家美容店,深夜健身,已经成了刻在他生活日程上的一项重要内容。

  “清晨1点友人圈刷到她在跑步,我穿起衣服就跑去见她。”这是采访中,健身房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分享的最猖獗的深夜因追女友人而健身的故事。故事的最后没有像大家假想的那样有大终局。

  就在前不久,乐刻运动宣布了一组杭州人的健身大数据,让记者惊疑的是,在其巨大的会员人群中,竟有十分之一的人抉择在深夜健身。

  5个男生,都在器械区或者操房做训练。

  零点,健身房还剩7个年青人

  10%杭州健身者选择后深夜锻炼,有的释放焦急有的享受冷僻

  浙大研究生、年轻情侣

  “原本打算到楼下宵夜,结果转身到了健身房。”小歪说自己是常设起意,“跑步机、哑铃、杠铃、壶铃……都整齐有序地在那儿等着你,跟白天不一样。平时在家本来也晚睡,兴许我当前还会再来。”

  “每天晚高下班后是健身房最热闹的时候,但也有不少人会取舍深夜来打卡健身。这其中大部分人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把事件做完已经深夜了。还有一些人可能工作压力大,晚上失眠,会挑选来健身房释放压力。当然也有人是由于个人爱好,喜好晚上的气氛。” 乐刻拱苑路店的店长俞亚峰说道,“24小时健身房断定会像24小时方便店一样越开越多,这是古代人多元化的健身须要决定的,健身会越来越便利。”

  厉江涛住在城西,以前他去得最多的是西湖边的健身房,“放工了坐地铁从前,练完还能顺便逛逛夜西湖。练得晚了,就骑自行车回来。”练完回家洗澡睡觉,第二天起床、上班,生涯简略法令,“比起K歌、宵夜、刷手机,每天健身完我心里特别踏实,我挺享受的。”

  白天放不下生意

  深夜,为什么仍有人在挥汗如雨

  故事只是故事。采访中,记者发现,“白天不断光,是最多人决定深夜走进健身房的起因。”在深夜的健身人群中,男性占到绝大多数,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最多。

  杭州人的2018健身大数据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运动完的人三三两两地散去,健身房也促安静下来。时钟指向零点,健身房隔壁网咖里玩游戏的人已经离开了一大半,此时的健身房里,还有7个人,清一色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李颖

  6万人次深夜打卡健身房

  晚上10点,记者走进位于杭州拱苑路89号的乐刻运动拱苑路店,430平方米的健身房里,一派热气腾腾的氛围,没有一台器械是空的。

  “不仅在杭州,综合北京、济南、上海等其余城市的乐刻门店的数据,深夜时段的健身人流平均占比为9.6%,也就是说,大略每10个健身者就有1人选择在深夜健身。”乐刻的相干负责人介绍道。